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王爷你家后院着火了 > 第246章 大结局

第246章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现在大概在想,我把你送我的加了特别精料的蛋糕扔掉了?”夙子夜漫不经心的说,唇角噙着邪魅地弧度。

    被说中了,婉儿点头,“难道不是吗?”夙子夜心情大好的挑眉,“不想浪费食物,所以都吃掉了,真的很难吃。”

    婉儿切了一声,“我又没逼着你吃。”不悦地将剩下的蛋糕啪地沿边上一放,“不吃了,我要回去了。”

    夙子夜倏地随婉儿站起身,看着她迈步的脚步,他猛然搂住了她,紧紧地,然后再一点点儿松开,“我明天去打猎,可能要很久才会回来。”

    为了掩饰心中那因他而有的狂跳,婉儿推开夙子夜,转身,忙挥挥手道,“南宫桦,你赶紧去打猎吧,再见,最好再也不见!”

    “若这是你许的愿,我会如你所愿。”夙子夜低沉的声音回响在夜里。这一晚,婉儿唇角伴着笑意的入睡,因为她的心终于有了答案……

    三天后。正与小习在御花园里谈天的婉儿,听见一个噩耗,那便是夙子夜因在山上打猎不慎摔下山涯致死,遗言上将皇位交给夙一墨接管,相信他有能力让盛世皇朝国泰民安。

    “他,死了?”婉儿呈时,眼里的泪水似断了线的珠子。带来这个消息的罗武道,“婉儿姑娘,这是王在出事前交给我的,让我转交给您。”

    婉儿噙着泪地眸看着罗武递过来的两封信,她伸手接过,其中一封龙飞凤舞的字体写着:丫头收,她急切地打开信来看

    丫头,以你的聪慧即使当时想不到,也会在日后想到,我并没有死,一切都只是我安排的局。帝位于我来讲,从来都不是一个可以让我为之付出的无聊事件,但我却必须为了父王、母妃以及南宫皇族争夺这帝位,讨一个公道,现今,公道已经讨回,盛世皇朝重建,已经为南宫皇族一洗血耻,所以,在一切都已经交待妥当后,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我知道,你还爱着夙一墨,只要你拿着另一封信,在夙一墨在登位要封秦婉儿为后时给他看,他看了这封信后自然会知道你才是真正的婉儿,也会封你为后。你一定会奇怪,我为何会这么做,那就说到半年前,当我从昏迷中醒来看见秦婉儿已经不在是穆婉儿时,我突然回想起我们之间所发生的种种,才发现,我的爱太强势,令你透不过气来,甚至几次都差点害死你,也是从那一刻起,我就在心里说,只要你回来,我愿意放手,成全你和夙一墨。老天待我不薄,你终于回来了,虽然已另一个身份出现,但你却还是丫头,只是从现在起,你已经不再是我的丫头了,而是拥有着自由之身的穆婉儿,我所能为你最后能做的就是,将健康的夙一墨还给你,将所有女子羡慕的后位给你,将这天下送给你爱的男子,将世间最好的全给你,答应我,要幸福——南宫桦泪水滴答在信上,婉儿收紧了手里的信,此时她才知道,那晚为她庆祝生日的夙子夜,是在跟她告别。

    “他在哪?”婉儿激动地问向罗武。罗武摇头,“不知道。”想着,他补充道,“以王的性子一定没有说,那蛋糕是他亲手做的。”……

    国不可一日无君,所以在翌日,夙一墨便登基,一袭明黄色龙袍的他坐上了最高点,而秦婉儿一袭凤袍站在殿中央等候加封,婉儿站在一旁默默地注视着夙一墨和秦婉儿,他们的笑容令婉儿唇角也泛起了笑意。

    婉儿转身,悄声无息的走出了宫殿,听着宫殿里传出‘愿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愿王后千岁千岁千千岁’她笑着朝皇宫外走去,将手里的信件撕的粉碎,随风飞扬。

    这是她自夙一墨与秦婉儿相拥起就决定的事情,否则也不会远离夙一墨看着他和秦婉儿相处,然后开怀的笑着。

    秦婉儿为了夙一墨在魂魄的世界苦守了那么久,所以无论出于什么理由,她都应该将夙一墨还给秦婉儿,而夙一墨也应该和心中‘不变’的秦婉儿携手相随,有些时候,不知道真相往往比知道真相更幸福,所以她相信,未来的日子里,夙一墨和秦婉儿会永远幸福下去,而她,也要去寻找那份迟知的爱,去天涯海角的寻找夙子夜。

    她确实爱过夙一墨,但那却仅限在她坠涯之前,而她在坠涯变成杨凡再到现在的穆婉儿,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夙子夜。

    她‘生日’的那晚,从她不在唤他为夙子夜而是南宫桦的时候,她和他就已经是一个新的开始,司徒竹说的对,伤害她的夙子夜已经是过去式了,一直疼爱呵护着她的是南宫桦。

    临近黄昏时,婉儿才走出了偌大的皇宫,天色渐黑了,她还是迈着毅然的脚步前行。因为前方有为了她的幸福将皇位交给了仇人的儿子,只为她能当上人人羡慕的王后的夙子夜,他果真将世间最好的送给了她。

    不是夙一墨的皇位,不是王后的位置,而是一份他对她真挚的爱,现在,对她来说,最好的莫于和他在一起生活,无论是贫穷还是富有……

    宫殿里,得知婉儿离开消息的秦婉儿,在心里默念:婉儿姐姐,谢谢你,我会和墨幸福到老,用我们的幸福来回报你的成全,也祝你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她腰间突然被一双有力地手臂环上,男子磁性地声音问,“在想什么?”

    “在想……”秦婉儿转过身,微拧秀眉看着夙一墨道,“我在想父皇当年赐婚,你为何会忘记?”

    “对不起。”夙一墨轻柔地吻上秦婉儿的额头,“那是因为我亲眼看见了母后将瑶贵妃推下无底河,所以被母后服下了可致失忆的药水,没想到,连你也忘记了。”

    “墨……”秦婉儿怜惜的拥住了夙一墨,“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不应该问,让你难过。”

    “没关系,反正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夙一墨道,“倒是你,血族公主。我记得,几年前你曾为宫纤雪引蛊,再加上失去了求生的意志而险些丧命,你既然是血族公主自身的血液可以解百毒,那为何那次没有解开呢?”

    “我问过谷主,她说,那是因为血族人只有到了成年后血液才可解百毒,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成年。”

    “成年?”夙一墨忽尔扬眉坏笑,倏地横抱起秦婉儿走向床榻,“夜深了,我们来做成年人应该做的事吧。”……

    两个月后。婉儿近乎找遍了夙子夜所有可能去的地方,可都没有找到他,只能报着侥幸的心理回到渔村,虽然她知道,早在三年前,渔村就已经化成了灰烬。

    当脚步走进渔村的那刻起,婉儿已经自己眼花了,这里柳树成荫,三五成群的孩子满街嬉戏,打渔而归的村民三三两两的结伴而归,然后,在那三三两两的人群中,她看见一抹熟悉的欣长身影,即使是一身粗衫麻布也难掩他的贵气,亦如往昔,他妖孽般的俊脸使他身边跟着几个花痴的女子。

    感觉到一双熟悉眼眸的注视,夙子夜心中一动,猛然抬头,不可思议地突然出现的婉儿,一袭素雅白衫,亦如往昔是他眼里最美的女子。

    四目相对良久,婉儿孩子气地哼了一声,“南宫桦,看来你过的挺逍遥,也不过需要我了,我走了,再见!”转身,在她刚迈开步子时,一只手已经握住了她的手腕。

    夙子夜倏地将婉儿横抱起,凝着她闪烁着调皮地大眼睛,一如既往的邪魅与霸道,“我对自己说过,若此生你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会将你捆也罢、囚也罢,让你呆在我身边一辈子!”婉儿抿唇笑了……

    一年后。皇宫传出消息,王夙一墨与王后秦婉儿产下龙子,立为太子。同年六月,渔村接连传出两声婴儿洪亮的啼哭。

    夙子夜和婉儿产下一对龙凤胎,女孩为姐姐,名唤南宫唯一,男孩为弟弟,名唤南宫思竹。

    每当村里人问起,这两个漂亮的小娃娃为何起这两个名字时。夙子夜便满脸笑意地搂着身旁的婉儿道,“爱的容量很大,可以宽容曾经的伤害,而爱的容量也很小,小的只限做彼此的唯一,所以女儿叫南宫唯一。”

    而婉儿则笑着附和道,“至于南宫思竹这个名字么,是因为我思念兄长司徒竹,也不知道他过的好不好,不过我相信,无论他在哪,到最后都会得到幸福。”

    一抹暗绿色的身影在白雪皑皑的雪山边沿,像是雪山里的青松。他俊逸地脸有着些许沧桑的神情,“婉儿幸福了,小妹幸福了,已经没什么可以牵挂了。”

    司徒竹闭上眼帘,唇角扬着笑意,展开双臂,像只得到自由的鸟儿般从山边坠下,“婉儿,小妹,你们要永远幸福!!!”

    21世纪a大校园。米兰怒气冲冲地啪打着黑色法拉利恩佐的车窗,“喂!把车窗摇下来,你把婉儿弄哪去了?!”她不断拍打着车窗,引得越来越多的人驻足观看。

    有校友窃窃私语道,“米兰是不是疯了,连那车的主人也敢惹?”

    “奇怪,那车的主人有什么惹不起的?”

    “晕,你消息可真不灵通,那车的主人可是家里拥有财阀集团的司徒少爷!”

    “别说了,快看,车门打开了,司徒少爷出来了。”……

    ——梦幻祝福。著(全书完)

    小说来源:燃文书库 www.774buy.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