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都市修仙手册 > 第208章 他的名字也叫道一

第208章 他的名字也叫道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战争大都时候都以个人意志发动的,就像这场战争一样,交西圣君想要东吴手中的开宗立派的名额所以发动战争,而东吴皇帝则选择血战到底!
  
      但是处于战争中的个人则像是风暴中大海上的一夜扁舟,不能自主,随时倾覆。
  
      从新虽然变强了,但也只是这场战争中稍微大一点的舟,他不知道战争的起源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在玩什么战斗,他对于东吴国并没有多大的归属感,毕竟他只是个外来人。
  
      但是第一次进城时看到的“玄武门”三字却让他对这个城市产生了亲近感,太初学院里两年的学习遇到那么多良师益友,帮他度过了快乐的两年,他喜欢那里。
  
      太初学院要为东吴而战,那他从新就在为太初而战,不问战争来由,只为保持这样一个开心快乐的现状!
  
      他不能想象东吴被灭!
  
      运输艇运来了神秘的装备,象西城又迎来了北境狼军,反攻一触即发,而他们侦察兵间的绞肉行动已经没有意义,他被万帅召了回来,再次成为他的一名亲卫,只不过因为破境成功,他的职务随即变成了亲卫小队长,手下有八位亲卫战士!
  
      这对他倒是个新鲜的事务,他在学校连班干部都没干过,这是第一次做个小领导,心中倍感不自在。好在这个亲卫小队长其实也就是每天像个保镖一样跟在万康新身后,之前按照规矩安排一下其它八个手下的站位和负责部分而已,其实没什么事。
  
      万康新其实就是情报总管,不负责打仗,但手下的情报员都是修士,像温博他们都是直属于万康新手下,其实有点特混纵队的感觉,不属于正面战斗的正规军,但却在背后干着脏累的工作,就像这次在青衣江两岸的绞杀一样,常规操作而已!
  
      从新以为自己就要这样混过去了,却没想到只过了三天,平静的日子就结束了,因为万康新被皇帝召回去述职!
  
      而从新嗅到了不好的味道!
  
      作为一洲的情报头子,万康新有着自己的旗舰,这是一艘比运输艇小的多的飞艇,但是如梭般流线的造型代表其无匹的速度,外壳上面各式纹路沟壑万千,代表了上面满满的灵阵,而更加令他震撼的则是进入乘舱之后,因为这上面的奢华程度已经超过了他语言表述的能力,这哪是一个飞艇,简直就是一座小型宫殿好吗?皇宫应该也不会比这好多少吧。
  
      他忍不住会想皇帝召他回去该不会是查他贪污**吧?
  
      “坐吧。”
  
      走进飞艇里的书房,万康新只让从新一个人进了来,其他亲卫则守在了外面大厅,这让从新感觉到些许的不安,毕竟自己和他没那么熟呀!
  
      从新倒也不拘谨,自己也没打算以后毕业了就进军队,这辈子和这个万康新也就这点交际,没必要诚惶诚恐,出于职业态度他尊重对方为上级,那既然让自己坐,那他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书房不大,一排书柜,一个书桌,已经书桌对面的两张沙发,相对于外面的奢华,这里倒显得有些“寒碜”了。
  
      只是万康新背后的墙上挂着的一副画吸引了他的注意,画不过三尺长,那是海,海中一叶扁舟,船头立一人!
  
      海在动,舟也飘摇,唯有船头之人不动如山!
  
      那人一身青袍,或许是嫌衣摆碍事就直接系在了腰间,只见他单手执一长杆,一根鱼线垂入海中,长杆曲如满月,鱼线崩的笔直如剑!
  
      另一只手捉着一个酒葫芦,正仰头往嘴里灌,全然不顾四周环伺的海兽!
  
      好一个豪情!
  
      “知道他是谁吗?”
  
      或许是看到从新盯着那幅画发呆,所以才有此一问。
  
      “不认识,但能让你挂在这里想必不是凡人咯。”从新身体往后一仰,找了个极舒服的姿势望着万康新,笑道:“难不成是皇帝?”
  
      万康新挑眉一笑,道:“没想到连你也会拍马屁!”
  
      他“嘿嘿”一笑,心中难免有些心虚,他这么说其实大有调笑之味,但是也不无拍马屁之嫌,言外之意就是值得你万帅挂墙上的只有皇帝,而有如画中这般风姿的人也只有皇帝可以,两边的马屁都拍了!
  
      “不过你说的对,这就是始皇陛下。”他笑着说道,眼中也尽是敬仰之色!
  
      “听过好多始皇的故事,没想到他还下过海钓鱼。”从新笑道。
  
      “敢下海钓鱼的人除了他还有谁?”万康新感慨的说道。
  
      从新一摸鼻子,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于是接着答道:“还有这个画画之人啊!”
  
      “你这个小家伙倒是会说,”没想到此时的万康新始终都是一副邻家伯伯的感觉,没有丝毫上官的架子,继续说道:“只是没有人知道他是谁,始皇也没有说过!”
  
      “那画怎么出现在你的书房里?”从新好奇的问道,按道理这样的画应该是皇家之物啊!
  
      “哦,当时我在皇宫见到这幅画甚是喜欢,明德皇帝就送给我了…”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仿佛他说的那个不是皇帝只是个普通小弟而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