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书自救指南 > 第93章 番外:打飞机奇遇记 4

第93章 番外:打飞机奇遇记 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尚清华要吓哭了。
   
  居然跟回来了。万万没想到……不对,严格来说不能算万万没想到系列——“谜の神出鬼没”,这原本可是自己为了漠北君能随时随地帮冰哥砍人放火搞暗杀而开发的特殊技能!
   
  尚清华滔滔不绝道:“大王你听我解释。那天一出门,我遇上了一位熟识的师兄,我怕他问太多,露出了破绽,他去找大王你的麻烦就不好了。再加上您的伤势已无大碍,左思右想的我便决意先忍辱负重跟他们回来,今后再见机行事……”
   
  漠北君撑着太阳穴的那只手似乎厌了,换了另一只。
   
  “他让你回来,你就跟他回来了。”
   
  尚清华委委屈屈地说:“不然还能怎么办?抵死不从?大打出手?这怎么行,且不说我打不过他们,更重要的是,我还要给大王您当卧底呢,怎么能这么早和苍穹山派撕破脸皮?”
   
  趁着这如火如荼的劲儿,他趁热打铁道:“报告大王,我现在已经是内门弟子了,是不是冲劲十足?是不是很有上升空间?……”
   
  狗腿。狗腿的无以复加。
   
  然而,纵使表面再如何狗腿,向天打飞机菊苣的内心却是淡定的。
   
  他一向坚信:
   
  1男儿下膝有黄金(顺序没错);
   
  2男儿有泪不轻弹,此时不弹何时弹。
   
  这两大人生准则告诉他,必要的时候,狗腿一点,没什么所谓的。
   
  换个方面想想,漠北君是他创造的人物。对一个作者来说就相当于自己的儿子。爹对自家儿子牵就点、疼爱点、当然没什么所谓。所谓儿女是父母前生的债……
   
  砰砰嗙嗙,还是挨了一顿好揍的尚清华抱着膝盖蹲坐在椅子上,娴熟地运用阿q精神*进行创伤自我修复。
   
  舒展筋骨完毕的漠北君重新躺回床上,伸个懒腰,翻个身,背对尚清华,不高不低的声音带着困意传来:“明日继续。”
   
  ……
   
  还继续?!
   
  尚清华有种大喊大叫把整个苍穹山派都招来跟他同归于尽的冲动。
   
  当然,冲动之所以为冲动,就是因为往往能被遏止,而不能实施。
   
  漠北君靴子都不脱,就这么躺在他没睡过一次的新床上,尚清华心塞无比。
   
  “大王,这里是苍穹山。”
   
  一记杀伤力极强的枕头飞过来,砸得尚清华龇牙咧嘴。
   
  尚清华捡起枕头,委婉道:“大王,这是我的床啊。”
   
  漠北君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
   
  他冷艳高贵地说了两个字:“我的。”
   
  懂了。
   
  因为他整个人都是漠北君的,所以他的东西当然也是漠北君的。自然,床也是漠北君的。
   
  至于反向推论成不成立呢?这个时候就该上胖虎理论了: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
   
  尚清华悻悻然滚下椅子,默默收拾了脚下的茶杯碎片,开始边哼哼“我躺地来你睡床。我吃糠你喝肉汤”的小调,边整理新房间。
   
  好歹赏了一只枕头给自己,之前连枕头都没有呢。知足常乐,抱着睡吧。
   
  今天的尚清华也勤劳的像一只快活的小蜜蜂。
   
  漠北君在闲人居睡了三天后,便又不声不响地消失了。
   
  尚清华这才深刻体会到自己给漠北君开的挂有多不科学——三天。三天内,居然没一个人发现,有魔族大摇大摆住到安定峰上来,把未来的(后勤)精英子弟当牛马使唤!
   
  没有预警!没有怀疑!什么都没有!
   
  犹如翻身农奴把歌唱,尚清华很是激动地浪了一阵,直至接到安定峰老峰主下派的任务。
   
  虽说安定峰的任务无非都是生活杂物,区别只在于战斗在后方还是奋斗在前线,但,离危险生物更近了,难免惴惴不安。
   
  比如,在百战峰与怨灵杀得正凶的时候冲上去送补血条药丸,这种任务怎么看都凶残得要完!
   
  好在漠北君还是很能罩人的。
   
  尚清华本以为他已经把自己抛到脑后去了,没想到好几次陷入困境时,都被怎么看都像是魔族的生物顺带捞了一把,保住了小命。
   
  ……这算是默认接受了他的投诚吧???
   
  事后想想,尚清华忍不住觉得,抱大腿什么的,还是挺有用的。
   
  不然根本活不到现在!
   
  顺便,言简意赅的系统大大给尚清华下传达新的指令:三年之内成为安定峰首席弟子。
   
  除了在外执行任务时,需要漠北君在的“关照”下表现良好,想做首席弟子,在苍穹山派内部花的心思也不能少。
   
  鉴于人人都知道的,《狂傲仙魔途》一书的炮灰及配角的智商只有40,于是所谓的宫心计大概也就是这种程度的:
   
  设安定峰老峰主已有首席弟子a,十分优秀(茶送水洗衣叠被样样精通堪称家政服务中心一把手),某天老峰主要求a烤十二个美味的饼,一峰派一个送去。
   
  尚清华需要的做的,就是每次都偷偷摸摸在a精心烤出的饼上撒一堆盐或糖使之变得十分难吃。
   
  以上过程重复三次。ok,老峰主终于对原先的大弟子彻底失望了。
   
  想想吧:连个饼都烤不好,你还能做什么。
   
  这时候,尚清华再多展现几次他高超的厨艺,就可以成功上位了!
   
  正所谓:智商不够,槽点来凑。如果做不到最好,那就做到最糟。
   
  剧情弱智到能够让读者疯狂吐槽,也是一种成功!
   
  这种情节在狂傲仙魔途里数不胜数,读者常年群起而喷之的盛况可谓是终点书评区一大奇观。喷的最厉害的就是那位绝世黄瓜。
   
  想到这里,尚清华忍不住有点想念书评区的小伙伴和这位仁兄了。
   
  真想念他乐此不疲地咆哮“向天打飞机,就是因为你有这种思想,才会只是一个三流的种马文写手!!!”的英姿啊!
   
  然而,当上了安定峰的首席弟子,烦恼却是只增不减的。
   
  比如,以前做外门弟子时,可不会有机会和沈清秋、柳清歌一起下山出任务。
   
  这他妈是得倒了几辈子的霉才能抽中的特等奖。
   
  苍穹山派十分注重同辈之间的联系,几位首席弟子定期搭伙刷个本是常事。这次的三个人分工倒是很明确。柳清歌是前锋打手;沈清秋中锋,负责虚与委蛇【划掉】以及偷袭和补刀、摇扇子装b【划掉】。
   
  尚清华呢?
   
  当然是负责赶马车、订客店、拎东西,以及此行一切收入与支出。后勤嘛。
   
  可要是真这么便宜就好了。
   
  “说是在夜间,探头往那口井里面望,会看到你的倒影在里面向上微笑招手,冷不防把人拉进去溺死。有时还会看到死去的亲人……咳咳,沈师兄柳师弟你们……先听我说完好吗……”
   
  尚清华放下卷宗。
   
  沈清秋袖子里一摸就是一本书,随时随地坐着站着都能自顾自开始装b,此刻正倚靠在那颗阴翳老榕下,展现他的腹有诗书自气华。而柳清歌早就站在了那口井旁,探头往里看。
   
  柳清歌想速战速决免得和沈清秋继续共处一行,沈清秋想让柳清歌干完苦力早点滚蛋,双方都不想靠近对方恶心自己,各有各的考虑,没有一个人在听他尽心尽责的任务解说。
   
  柳清歌抬起头,道:“没有。”
   
  尚清华懂的。意思是“我的倒影没有在里面对我招手微笑”。
   
  他摊手道:“这个……要不,换沈师兄来试试?”
   
  沈清秋收了书,换上折扇,信步走到井边:“劳烦让让。”
   
  柳清歌早退到十几步开外了。沈清秋漫不经心往井里看了看,也似乎没什么收获。
   
  尚清华把卷宗翻得哗哗响:“真是奇怪啊这上面明明是这么说的……”
   
  只可惜,翻得再响,也盖不住沈清秋那不怀好意的声音:“我们都试过了,是不是该你了?”
   
  果然,这世界上连妖怪都是欺软怕硬的。其他两人看的时候,屁都照不出一个,轮到尚清华,就他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在井里搔姿弄首。
   
  柳清歌二话不说,一拍剑柄,乘鸾出鞘,势如长虹般汹汹刺入井水中。
   
  静默片刻,平静的井水表面开始翻腾气泡。
   
  尚清华识趣地一退再退,拉出安全距离。只听一阵鬼哭狼嚎,大量絮状魂魄冲天井喷而出!
   
  柳清歌把追着他咬的一团女人头击溃,道:“退下!”
   
  按照惯例,一旦开打,安定峰弟子不做补给就该滚得远远的、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了。可惜尚清华这次估算错误,滚得还不够远,来路去路都被散成白色烟霞的怨灵围住。事已至此,他只好使出看家本领,白眼一翻,就地躺倒。
   
  装死这招永远屡试不爽!
   
  混战中,柳清歌和沈清秋的背不小心靠在了一起,两人同时露出嫌恶神情,沈清秋已经反手一记暴击打了出去,擦着柳清歌肩头飞过。柳清歌怒了,当下也还了一发回去。
   
  这下可好,战斗主力完全不理敌人,自己打起来了。
   
  沈清秋骂道:“你瞎眼了?朝哪儿打?!”
   
  柳清歌也不比他斯文:“谁先打的?谁先瞎的?!”
   
  尚清华躺在地上,白眼直翻,他看得分明,刚才柳清歌侧前方有一条幽白的影子,沈清秋那一下越过柳清歌肩头,打散了它。眼看两人互砍的阵仗越来越大,又快杀红了眼,他装死也顾不上了,坐起来弱弱叫道:“你们不要吵架嘛。柳师弟你误会了,其实刚才沈师兄他是……”
   
  沈清秋一甩手,尚清华脑袋边的墙壁被轰出了几道深深的裂缝,灰簌簌下扑。
   
  沈清秋凉嗖嗖地道:“要死就死得彻底,别半途起来。”
   
  尚清华一句话也不说了,倒下继续安心挺尸。
   
  一只不漏地把井妖和它收集的怨灵们封在回收容器里,尚清华引来马车,柳清歌目不斜视,往另一条道上走。
   
  尚清华忙道:“师弟,你去哪儿呢?”
   
  柳清歌哼道:“我不和偷袭同门的人同行。”
   
  沈清秋拍手笑道:“如此甚好,我也不想和有力无脑的人同行。尚师弟,走了。”
   
  他捏了捏尚清华的肩,尚清华哎哎哎龇牙咧嘴地答应了,好容易挣脱魔爪,他追上柳清歌,叮嘱道:“柳师弟,师兄有一句话奉劝。没事不要一个人练功,容易走火入魔。”
   
  柳清歌还没说话,那头沈清秋扇子柄敲了敲车杆。尚清华忙赶回去。
   
  一路上,他一边赶车,一边盯沈清秋。
   
  沈清秋原本在靠着车厢看书,被他盯得脸色越来越阴,眯了眯眼:“你看我干什么?”
   
  尚清华含羞带怯道:“……沈师兄,其实我不想提醒你的。不过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那我就……你的书拿倒了。”
   
  “……”
   
  沈清秋的脸红了一刹那,突然拔剑而起。
   
  “不不不不不不要冲动!!!”
   
  沈清秋这厮脸皮最薄,当面拆他台,他能记你一辈子。像他这种装b功力炉火纯青的人居然能把书拿倒,看来刚才着实气得不轻。
   
  也对,好不容易做回好事吧,结果不尽人意。不尽人意你就和柳清歌直说嘛,他又不肯,连自己要帮他解释都被打断了。这人真是不能七弯八扭,自己折腾自己。
   
  沈清秋目如蛇蝎,尚清华冷汗流了一背,半晌,他才坐了回去,收剑入鞘,努力平息,皮笑肉不笑道:“尚清华,你闭嘴,行吗?”
   
  尚清华心痒难耐,举手道:“我能再说一句吗?”
   
  沈清秋一抬下颔,示意准奏。尚清华认认真真地看着他,说出了自从被电流抽到狂傲仙魔途里面后,最语重心长的一段话:
   
  “如果你今后见到有人走火入魔呢,你不要慌,也不要贸贸然上去想帮忙救人。千万要镇定,出去叫人,不要自己动手。否则,绝对会帮倒忙,捅大篓子,从此自暴自弃,一辈子不得翻身,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沈清秋莫名其妙:“旁人走火入魔与我何干。我为什么要慌,我为什么要帮忙?”
   
  尚清华一脸“我就知道会是这种反应”,道:“……总之你记住就是啦。”
   
  等到尚清华做了峰主,他终于可以不用再露骨地做小伏低了。
   
  忙碌命仍旧是忙碌命,不过好歹从粗使丫鬟升级成为了大内总管,也算是长足进步吧。
   
  听说清静峰上那位得罪不起的主儿病了一场。病好以后,穹顶峰上低调地开了一个秘密会议。
   
  穹顶峰偏殿。
   
  十二峰峰主到齐了十一个。
   
  岳清源凝神道:“你们觉不觉得,清秋师弟……这些日子来很怪。”
   
  数位峰主纷纷附和。
   
  柳清歌肃然道:“岂止是怪。”
   
  齐清萋嘀咕:“简直是变了一个人。”
   
  尚清华就是在此时风尘仆仆踏入偏殿的。近年来,千草峰的龙骨香瓜子在外面卖的不错,他已在外为销路奔走数月。刚回来就被莫名其妙拉来开会,还有些搞不清状况,他搓手道:“这个,我有一段日子没见沈师兄了,诸位能说说,具体是怎么个怪法吗?”
   
  岳清源道:“他能和我心平气和地说上一个时辰的话。”
   
  “……”尚清华悚然道:“好怪啊。那是真的很怪!”
   
  照说这两位之间结着一个死疙瘩。此结不解,断没有融洽起来的可能。
   
  柳清歌道:“他在灵犀洞……帮了我一把。”
   
  尚清华这才想起来,对啊,这个时间线,柳清歌应该已经被沈清秋坑死了才对,怎么还能活蹦乱跳坐这儿开会?!
   
  难道是当年打井妖那茬儿,自己给沈清秋的提醒起了作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