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书自救指南 > 第80章 关键道具

第80章 关键道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埋骨岭内部坍塌得一塌糊涂,原本里面上百成千个洞窟之间,四通八达,可现在几乎被巨震震塌了一半,到处都被落石堵塞。
   
  沈清秋在其中艰难地择道穿行。
   
  忽然,一处巨大的拱石堆中,透出些许微弱的魔息。
   
  沈清秋下意识喊:“洛冰河?”
   
  别是被岳清源用大禁制封住的洛冰河给压了个正着吧?
   
  他跃了过去,抬起最上一层石板。露出来的是残损的青色鳞片。
   
  伴随着青鳞微弱的起伏,大小石块滚滚落下。
   
  竹枝郎的蛇形盘成一座小型堡垒,天琅君躺在中间,被护得滴水不漏。
   
  他的躯体腐蚀的更严重了,随时头都能掉下来的样子,睁眼看了看沈清秋,招呼道:“沈峰主。”
   
  沈清秋道:“你们两位情况如何?”
   
  天琅君道:“竹枝郎不太好。”
   
  的确不太好。
   
  以往明火灯笼一般亮堂堂的两颗硕大黄瞳已经开始涣散,但还算有神。蛇身青鳞脱落了不少,红一片黑一片,伤痕累累。
   
  沈清秋帮忙把压在它尾巴上的石块推开,发现正阳还插在蛇身上。他一伸手,握住剑柄便拔了出来。失血什么的对魔族倒没什么,倒是这灵力绝品的正阳剑插在它身上,伤害更严重。
   
  天琅君伸手捂住竹枝郎的伤口,道:“沈峰主不是不怎么爱理会他的吗?”
   
  沈清秋道:“谁说我不理会他,只是有时候沟通困难。他……怎么样。”
   
  天琅君摸了摸那颗三角蛇头,没有回答,反问道:“接下来的局面,沈峰主打算怎么办?”
   
  沈清秋道:“当然是毁剑。”
   
  天琅君道:“心魔剑已经侵蚀入了洛冰河的神魂,与他同命,你现在要毁剑,不就等于杀了他?”
   
  ……
   
  沈清秋果断道:“那就再想别的办法。”
   
  天琅君道:“即便来不及阻止两界合并?”
   
  沈清秋吸了口气,烦躁地说:“……来不及就来不及吧!尽力而为,别的到时候再说。”
   
  天琅君终于又笑了一下。
   
  他说:“沈峰主,你这人真奇怪。用句你们的话说,道是无情却有情呢。对竹枝郎如此,对我儿子更是如此。”
   
  他叹了口气,感慨道:“果然还是没办法讨厌人啊。”
   
  再怎么奇怪,也没您老人家奇怪啊。沈清秋跟他说不下去了,问:“洛冰河呢?你看见他没?”
   
  天琅君奇怪地道:“我以为沈峰主知道呢?不就一直在你身后吗?”
   
  沈清秋猝然睁眼,毛骨悚然之下,慢慢地回头。
   
  洛冰河果然站在他身后,正直勾勾盯着他的背影。
   
  不知道他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站在那里的。或者说,是从什么时候就跟在沈清秋身后的。
   
  洛冰河微笑道:“师尊,把剑给我吧。”
   
  沈清秋不动声色,把心魔剑举起:“你可以过来拿。”
   
  洛冰河向他走了一步,忽然顿住了。他嘴角抽了抽,肩膀发起抖来。
   
  沈清秋横剑在前,问道:“怎么了?”
   
  洛冰河咬牙切齿道:“……滚开。”
   
  沈清秋还没来得及回应,洛冰河一手按住太阳穴,甩出一记暴击,喝道:“通通滚开,滚!!!”
   
  这话不是对他说的,暴击也没甩到他身上,而是和沈清秋擦肩而过,打垮了一方本来就坑坑洼洼的洞壁。
   
  天琅君友情提醒道:“心魔剑的幻觉。”
   
  不用他说,沈清秋也大概能猜出来。洛冰河现在的样子,明显是看到了旁人看不到的东西,手中灵力魔气乱轰,专门往他身旁打,和不存在的对手厮杀着。
   
  山体又在振动,滚石簇簇坠落。沈清秋看了一旁两人一眼,喝道:“跟我来!”
   
  洛冰河果然跟着他来了。
   
  两人追逐间,前面那个脚底生风,后面那个游魂一般,却速度分毫不落。沈清秋有种自己是肉骨头,勾着一只汪的感觉。
   
  这时,系统提示道:【“洛冰河”怒气值300.乘以心魔剑系数100后,现状态3000.】
   
  沈清秋咆哮:“我操关键道具呢?!快点死出来行不行!玉观音!玉佩!麻利点拿出来溜溜!”
   
  系统:【您好,关键道具掉落加载中。建议您暂时先使用其他工具。】
   
  沈清秋:“还加载个屁——!有什么工具翻出来看看!”
   
  系统:【温馨提示:您上次购买升级的情景小推手豪华版尚未投入使用。】
   
  沈清秋猛地刹步。
   
  说实话,他到现在还没弄明白这个情景小推手究竟是个毛玩意儿、原理是什么。
   
  但是,根据那仅有一次的用户体验来评价,它好像是——相当之有用!
   
  沈清秋咬牙道:“……来!”
   
  让老子见识一下豪华版的霸气酸爽,来吧!
   
  他刚刚把“确定”狠狠戳下,地面便再次塌陷了。
   
  下落的途中,沈清秋只有一个念头:
   
  坑爹呢还小推手——你丫推土机吧!
   
  然而,滚了一阵,头部上方石影滚滚,他却并没被塌陷的山石砸中。
   
  有人挡在了他身上。
   
  洛冰河尽管神智不清,脑子稀里糊涂的,可在这种时候,仍是本能地用身体帮他挡住了乱石。
   
  他单臂反手一推,把砸在自己背上的巨石甩开,浑然不觉有何压力,低头呆呆和沈清秋对视,眸子里似乎有刹那清明转瞬即逝,茫然眨眼,忽的又一片混混沌沌。
   
  暗红的纹印顺着他的额头蔓延,爬遍了整张雪白的脸,还在往脖子下蔓延。
   
  跌落一旁的心魔剑也仿佛和他身上的纹印呼应一般,明明暗暗,紫光黑气流转。
   
  洛冰河嘟哝道:“师尊……?”
   
  沈清秋“嗯”了一声,见有鲜血顺着洛冰河额头往下流,嗓子有点发颤。
   
  洛冰河道:“师尊,真的是你吗?”
   
  “……嗯。”
   
  洛冰河道:“这次是真的?你刚才不是和他们走了吗?”
   
  沈清秋说:“我不走。”
   
  洛冰河慢慢俯□体,把脸埋到他颈窝里,小声地说:“师尊,我疼。我头疼。”
   
  这语气,又像是在撒娇,又像是真的疼。沈清秋慢慢伸出双臂,搂上他的肩背,轻柔地拍了拍:“乖乖的。很快就不疼了。”
   
  洛冰河道:“我乖乖的,就不疼了,师尊也不会再让我一个人了么?”
   
  沈清秋说:“马上就不疼了。”
   
  洛冰河低声道:“我不信。”
   
  他突然暴躁起来,怒吼道:“我不信!我不相信!”
   
  见他再次发作,沈清秋攀着他的肩膀,猛地抬头。
   
  角度出了点问题,牙齿和牙齿碰撞到一起,撞得生疼。
   
  嘴唇被堵住的洛冰河,眼睛还愣愣睁着。眨了一下,两下。
   
  沈清秋也睁着眼,这样大眼瞪大眼,心里觉得诡异至极。互瞪了半晌,只好退了一步,自己先闭上眼。睫毛一阵颤动,用力加深了这个吻。
   
  老实说,这种撞得牙齿嘴巴现在还疼得发麻的,根本不能叫吻,只能叫啃。
   
  但明显,洛冰河啃的很高兴,在沈清秋唇瓣上咬来咬去,呼吸越来越急促。突然把沈清秋压了回去,按在地上。
   
  嗤啦几声,沈清秋外衣被撕成数片。
   
  其余的衣物,则被沈清秋自己脱了下来。撕撕扯扯间,下半身褪到膝盖,上身脱到只剩一件中衣松松垮垮罩着,滑下了圆润的肩头。
   
  【和谐】【和谐】【和谐】【和谐】【和谐】【和谐】【和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