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书自救指南 > 第78章 昔颜已逝

第78章 昔颜已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清秋低声说:“不是这个问题。”
   
  洛冰河不依:“那是什么问题?”
   
  沈清秋竖起折扇:“先解决眼下之事,之后再说。”
   
  洛冰河慢慢退开,微笑:“好。”
   
  他轻轻地道:“……反正有的是再说的时间。”
   
  众人都能觉察到,四周阴阴簇簇的枝叶、及腰高的草丛,以及惨白的乱石堆缝隙间,潜藏着无数蠢蠢欲动的生物。莹绿的眼睛和呼呼的低哮,如同微小的细浪,此起彼伏。
   
  这个时候,让洛冰河走在最前的好处,就充分体现出来了。
   
  但凡是他对着走过去的方向,妖风立刻停歇,鸦雀无声。潜伏的魔物们要么成群结队装死,要么簌簌狂退。
   
  说难听点,就跟避瘟神似的……
   
  有此神助,找到目的地的时间比预想的要快很多。
   
  如果白雾缭绕之中,忽然有一个地方黑气滚滚,直冲云天,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异常。
   
  这山洞洞口掩映着层层厚重的绿叶,阴阴的甚是森然,站在洞口边,一阵寒凉。
   
  众人都停住了脚步,迟疑着。
   
  按照原先的设想,在到达这里之前,应当先杀他个敌将八百,斩他个魔物一千,顺便什么毒虫奇花都要过上一通,才能千辛万苦来到最后关卡。
   
  就算没这么多道程序,衣服起码要沾点血才对得起boss战吧?!
   
  一位掌门道:“恐怕不能贸然行动。”
   
  另一位赞同道:“最好先探一探虚实。”
   
  洛冰河道:“那是一定。”
   
  他刚说完,漠北君就一脚把尚清华踹了出去。
   
  真的是踹了出去……了出去……出去……去……
   
  在沈清秋震惊万分的目光中,尚清华连滚带摔就飞进了山洞,“探一探虚实”去了。
   
  死寂半晌,突然,洞中爆发出一声惨叫:“我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沈清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抓了一把藤叶,随众人涌入洞中,就听一个声音传来:“沈峰主,又见面啦。”
   
  心魔剑插在山洞尽头的岩缝之间。那黑气紫烟便是从它剑锋上溢出的。
   
  天琅君坐在一块青石之上,尚清华就站在那块青石前不远处。
   
  洞外的天光投射进来,照亮了天琅君半边身体。登时有人倒抽一口冷气。
   
  沈清秋总算知道尚清华刚才为什么叫那么惨了。
   
  天琅君虽然面上笑容不改,却因为小半张右脸尽皆成了腐烂的紫黑色,显得这笑容极其恐怖。
   
  他左边袖子空荡荡的瘪着。看来,那条总是掉下来的手臂,再也接不回去了。
   
  这幅破破烂烂、油尽灯枯的模样,可跟沈清秋想象中的最终boss不太一样。
   
  沈清秋忍不住留意洛冰河神色。只见他脸上是接近于木然的平静,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天琅君侧了侧头,道:“来的比我想象的要少。我还以为,会像上次白露山那样,数百名高手齐上阵呢。”
   
  无妄哼道:“你看看你这副人不人、鬼不鬼模样,身边一个喽啰都没有,还用得着那么多人来吗?”
   
  天琅君道:“喽啰?我这里的确没有,不过外甥倒有一个。”
   
  话音未落,洞中闪过一道青影。竹枝郎无声无息挡在了天琅君侧前方。
   
  不知为什么,这一对主从,都是一身狼狈。天琅君的露芝躯不适应魔气,被腐蚀得坑坑洼洼,这可以理解。竹枝郎竟也瞳孔泛黄,脖子、脸颊、额头,手臂,凡□□在外的地方,都爬着一块一块的鳞片,狰狞可怖,看上去和露芝洞里的半人半蛇形态十分接近。
   
  他哑声道:“沈仙师。”
   
  沈清秋:“……是我。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岳清源不动声色:“师弟,你和这位又有何渊源?”
   
  渊源深了去了。走到今天这一步,跟这位有着莫大的关系。沈清秋正想说话,天琅君微微一扬下巴,对岳清源眯眼道:“我记得你。”
   
  他想了想,确定地说:“当时幻花宫那老儿要你助他偷袭,你没理会。如今苍穹山派的掌门是你?不错。”
   
  岳清源道:“阁下记性倒是好得很。”
   
  天琅君笑着笑着,叹了口气。
   
  “如果你们也被压在一个黑黢黢的地方十几年,不见天日,每天只能想些过往之事虚度光阴,也会像我一样记性好。”
   
  这次没人答他的话了。岳清源握住玄肃,连鞘带剑打了出去。
   
  天琅君堪堪避过,轰隆阵阵,他身后洞壁被生生轰塌了半边,开了一个大洞,外面便是高空,飞沙滚石跌落,向下方坠去。寒气霍的流卷而入,细碎的雪花漫空飞舞,迷人视线。百丈之下的冰面上,隐隐传来一浪高过一浪的兽鸣和厮杀声。
   
  第一波南疆魔族已经落地了。
   
  天琅君道:“我猜,一定又是百战峰打头阵。对不对?”
   
  数十人分散开来,从各个角度抄了过去。无妄法杖挥得虎虎生风,刚猛十足,抢攻在最前。竹枝郎被玄肃逼得节节败退,却仍尽职尽责地吸引着大部分的火力。天琅君继续坐在青石上,清闲得很,道:“当年我便记得,你拖到最后一刻才拔剑。今天也要这样?”
   
  岳清源不答话,正要一掌击上竹枝郎胸口,另一名掌门抢先打了上去。竹枝郎不避不退,生生受了这一击,可发出惨叫的却是那名掌门。
   
  沈清秋瞳孔骤缩,喝道:“别碰他!他身上都是毒!”
   
  混战之中,几人中毒,几人被爆炸的魔气灵力震出洞外,身体飞入半空,下坠的途中翻上了飞剑,才稳住身形。尚清华偷偷摸摸往沈清秋那边溜,竹枝郎正战得血气翻腾,蓦地见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往外蹭,不假思索甩了两条青蛇过去。沈清秋看得清楚,反手一翻,一枚青叶正要飞出,挽救作者菊苣的生命,两条青蛇被倏然生出的冰剑穿刺而过。
   
  漠北君鬼影般出现在战圈之中,拎起尚清华,扔小鸡一样扔到沈清秋那边,一拳砸向竹枝郎。
   
  接下来的十秒内,沈清秋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暴打”……
   
  竹枝郎这边被漠北君狂殴不止,围攻天琅君的火力陡然加大。
   
  天琅君虽没了一只手,以一对多,风度仍分毫不乱,笑道:“其实我本来没合并两界的意思。偶尔越界,来这边唱唱曲,读读书,挺好。不过,既然都在白露山待了那么多年,不真如你们所想做点什么,还真是有点不甘心。”
   
  岳清源指尖一弹,玄肃出鞘三寸,灵力暴涨。天琅君身上骨骼错位般咯咯作响,“咦”了一声,道:“果然是掌门。”
   
  他伸出一手,直接握住玄肃剑锋,恍如无知无觉,笑道:“为何不尽数拔出?只是这样,还奈何不了我。”
   
  岳清源目光一沉,玄肃再次出鞘半寸!
   
  忽听洛冰河凉凉地道:“他奈何不了你。我呢?”
   
  天琅君笑容未褪,突然,一道强劲的魔气如斧砍刀劈般袭来。
   
  他仅剩的那只手脱臂而出,被狂风卷起,飞出洞外,直坠下埋骨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