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书自救指南 > 第66章 贵圈太乱

第66章 贵圈太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两头雪白的座狼掠过兽群,伏于天琅君脚下。其中一只仰起头,从嘴里发出人声:“君上,是苍穹山派,百战峰峰主柳清歌!”
  天琅君点头:“原来如此,难怪剑法灵力都惊绝如斯。只是不知,百战峰峰主为何会突然光临南疆?”
  柳清歌微微一侧身,乘鸾飞回手中。他甩落剑尖的一点血珠,冷冷地道:“沈清秋是不是在这里。”
  沈清秋受宠若惊。怎么柳巨巨是来解救他的吗!?
  洛冰河瞥了一眼他脸上神色,抿了抿嘴。
  天琅君恍然大悟:“原来你是来寻沈峰主的。他的确是在我这里。”
  柳清歌道:“让他出来。”
  天琅君语气暧昧道:“现在他恐怕不太方便见你。就算见了,多半也不想跟你回苍穹山。”
  沈清秋呵呵呵呵呵呵。
  柳清歌眯了眯眼。天琅君脚边一头座狼道:“什么百战峰,我看倒未必见得。听说这柳清歌与洛冰河那小子交手,大败无数次,早就不配这号称了。现在应当叫做‘九十九战峰’才是。”
  另一头接道:“不对,应当叫做‘九十八战峰’峰主。他若对上咱们君上,也是必败无疑的!”
  这两头畜生真损!又谄媚又损!
  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柳清歌足下一点,白电般身形掠出。天琅君不急着迎战,平伸出一手。暗红色的鲜血从指间滴落,滴汇成束,变成流落,血液落地不沁入泥土,反而凝结成形。瞬息之间,化出六只毛色赤红的血狼,团团围住柳清歌,风火轮一般绕着他撕咬偷袭。
  柳清歌游刃有余,乘鸾一出,六只尽数头颅飞离,化回液态。可剑锋回转,血狼又迅速重新凝形,继续龇牙咧嘴张牙舞爪。他的攻击虽然精准强劲,无可挑剔,却并没有起到实际效果。天琅君也没有收回放血的那只手,就这么伸着,血往下落,不断有新的猛兽化出。
  放了这么多血脸色都不带白一下的,他是个移动血库吗!
  沈清秋侧首道:“上去帮个忙。”
  洛冰河不情不愿道:“刚才师尊不是还说,万一我被发现了,你我都不好过吗?”
  刚才是刚才,现在柳清歌被牵涉了进来,自然另当别论。好歹人家是来救他的,冲这个情面,沈清秋也不能坐视不理。可洛冰河出面也的确不合适,沈清秋想了想:“好,你呆着。我去。”
  他还没动,洛冰河就抢先一步,闪了出去。
  天琅君定睛一看,讶然:“你果然来了。”
  洛冰河冷冷地道:“师尊在,我焉能不来?”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旁柳清歌正要说话,忽然瞥见沈清秋,要呵斥的都忘了,当即一怔,喊道:“喂!”
  沈清秋挥手招呼。天琅君惊诧之色不退反增,对着洛冰河:“所以,刚才,你们,在里面,三个人?”
  一句话,断成五个词,沈清秋还是弄明白了他想表达的意思。
  洛冰河不知懂了没有,黑着脸迎了上去。
  莽原兽群中的战圈,登时成了三方大混战。天琅君打两个,柳清歌也打两个,洛冰河打一个不理一个,还要扛下两人份的攻击。黑气白光爆炸,剑鸣兽啸冲天。
  柳清歌有心接应沈清秋,无奈包围圈越聚越厚,乘鸾旋成一道小型龙卷风,十几只血兽绞入其中,碎成万千飞溅血珠。沈清秋喝道:“闭嘴!别吞进去了!”
  柳清歌根本不需要闭嘴,因为那些血根本沾不上他的身。天琅君却笑了:“我倒还忘了,还有沈峰主呢。”
  他倒是希望被忘了……天琅君一记起来,沈清秋立刻不好过了。腹中绞痛之感密密麻麻爬了上来。
  洛冰河原本下手最狠,招招对准天琅君,可现在攻势陡然一缓,心也分了。沈清秋喝道:“接着打。别管我!”
  他不叫不喊,装成毫无感觉的模样,回到帐中,把竹枝郎拖了出来,必要的时候再看看能不能当人质。他笑得都扭曲了:“这回你总不能再往我剑底下撞了吧?”
  竹枝郎无奈道:“在下血脉不纯,出身微贱,若非君上提携,到不了今天的地位。而沈仙师则救我于水火之中。又何苦总要让我为难。”
  沈清秋疼得背后直冒冷汗,嘴里有一搭没一搭闲扯,想转移注意力:“想必,你对仇恨之人,也一样毫不留情了。”
  竹枝郎道:“不错。君上也是如此。所以,苍穹山派,昭华寺,幻花宫,天一观,君上一个也不会留下。”
  仇恨之人。仇恨之人。
  沈清秋忽然想起一件不太好的事情,注意力真的被转移了。
  他从幻花宫水牢遁逃后,在花月城,曾听人说,幻花宫水牢守牢弟子被尽数杀死,连公仪萧也不能幸免。这口黑锅当时盖在了他头上。他又把它扣到了洛冰河脑袋上。说来还没算清,究竟是谁做的。
  竹枝郎现在对他不错,是因为当时自己拦住了要杀他的公仪萧。
  那么,公仪萧对他而言,应该就是有仇之人了。
  沈清秋缓缓道:“你记不记得,公仪萧这个人?”
  竹枝郎看着他,道:“是指那名幻花宫弟子?”
  果真记得。
  “那时要去水牢迎接沈仙师,在下先是将那弟子误认作了洛冰河。”
  沈清秋能理解。公仪萧身形背影,的确和洛冰河有些肖似。甚至乍看之下,容貌也略为相像。所以他有段时间,对公仪萧格外有亲近之感。
  竹枝郎继续说道:“后来,发现他就是白露林那名随沈仙师一起进入露芝地的幻花宫大弟子,便顺手杀了。”
  顺手杀了。
  公仪萧这死的也太冤枉了!
  他只是要动手杀,又没真的杀!
  沈清秋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么看,竹枝郎果真是个很简单的魔,跟他舅舅说的一样,“脑子转不过弯”。天琅君提携他,他就死命跟着;沈清秋无意救过他,他便一直用自己的方式在报答。
  同理,睚眦必报。
  沈清秋看着竹枝郎的目光越来越复杂,可原先那种轻松惬意的成分已经不在了。
  后者刚觉察到这种变化,沈清秋便站起身来,朝前走去。
  竹枝郎一愣:“你要去哪里?”
  沈清秋说:“我必须走了。再在这里待下去,要病。”
  天魔血系都是sjb。跟一个sjb在一起,总比跟两个在一起要强。好歹那一个还肯听他的话!
  竹枝郎扬声道:“我只是想对帮过我的人好。这有什么不对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