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书自救指南 > 第59章 冰消雪融

第59章 冰消雪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洛冰河昏迷之后,威压失去震慑力,方才缩进黑暗深处的盲尸们又开始蠢蠢欲动,嗬嗬嘶嘶地围了上来。
   
  沈清秋一手抱着歪倒的洛冰河,一手握住修雅剑,猛地一甩,剑身脱鞘飞出,势如飞矢,第一个来回穿刺了十几只。然而雪亮的剑刃反光十分厉害,咽气烛的绿光映在剑身上,愈发刺眼,盲尸对光线的捕捉能力极强,闪避也快,第二次这招就不管用了。沈清秋刚把佩剑插回腰间,几只枯瘦的手臂已经伸到近处,甚至有一只冲洛冰河的眼球探去,他一掌甩出一个暴击,把那只不规矩的盲尸脑袋炸开了花。
   
  只是,暴击这招虽然好用,却不能时时用。灵力消耗太大,不多久便会弹尽粮绝,而且沈清秋现在又回到两格电的灵力状态,不能再像之前那样无所顾忌,打出二十几发后便微觉力不从心。盲尸在墓道中推推搡搡,他只好来一个踹飞一个,这些怪物虽然低级,却总也打不完,还要抱着一个昏沉沉的洛冰河,踉跄之间,一时没抱牢,洛冰河脑袋又在石壁上撞了一下。
   
  “咚”的一声,听着格外疼。沈清秋心虚地用手垫住他后脑勺,摸了又摸,总觉得似乎鼓起了一个大包。他心下祈祷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又烧又摔的,可千万别把孩子磕傻了!!!
   
  小鬼难缠,继续留在这条布满咽气烛的墓道,只会引来源源不断的盲尸。他换了个姿势,把洛冰河一只手扛在肩上,大步流星拖着往前走,盲尸在身后被甩出数丈,可随着他急促的呼吸,咽气烛不断亮起,把二人身影照得无所遁形,盲尸虽然跟不上,却一直甩不掉,穷追不舍。直到拐角处路过一间小墓室。
   
  这也可能是一间准备室,里面棺椁横七竖八,摆的极不整齐,有的连棺盖都掀翻在地,半点不见庄严凝重。沈清秋急忙忙拖着洛冰河进去,一口一口挨个查看,有的里面躺着姿态奇异的枯尸,有的里面则空空如也。
   
  墓室外嗬嘶之声越来越近,拉出长而乱的黑影在地面交错乱行。沈清秋见形势危急,跃进石棺。他本想把洛冰河塞进另一口棺材,可没那个时间了,两个人抱作一团,齐齐翻身滚入石棺之中。
   
  饶是里面垫着柔软的底托,沈清秋还是摔得眼冒金星。洛冰河在上,沈清秋在下,他被沉沉压着,险些没一口气喘不上来。
   
  吃什么长大的这孩子!看着挺瘦怎么这么沉!
   
  还有半边棺盖没盖严实,沈清秋正要伸手去关,外面幽幽绿光晃动,天顶上映出数道佝偻的黑影。
   
  盲尸进来了。
   
  它们缓慢地走近墓室中,不时传来轻轻的“扣扣”之声,还有尖锐的指甲擦刮过石棺表面的杂音,令人毛骨悚然。
   
  但如果说有哪个地方绝对不会藏着咽气烛,就是棺材里了。只要没有光源,这些睁眼瞎也抓不到他们。
   
  沈清秋不慌不忙,仰面朝天躺着,洛冰河脸朝下压在他身上,头嵌在他的肩窝上,热量传到沈清秋脖子上,烫得人难受。
   
  连他都难受,洛冰河自然更难受。刚好洛冰河手冰头热,不如用他的手给额头降个温。沈清秋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正想抓着洛冰河的腕子举起来,忽然身体一僵。
   
  五根枯皮包骨、指甲奇长的手指出现在棺材上方。
   
  为什么会搜查的这么仔细彻底!!!不是说盲尸智商很低的吗!!!不是发光的东西人家根本不想理的好吗!!!
   
  沈清秋突然发现,他脸旁的确有个东西在发出淡淡的红光。
   
  斜眼一看,洛冰河虽然眼睛闭着,可额头上的天魔印已经化出来了,额头间赤红的纹印正随着他的呼吸明明灭灭。红光随之一黯一亮。
   
  这玩意儿是啥!难道是类似于每次奥特曼打小怪兽时最后关头都要闪巴闪巴的玩意儿吗?
   
  他两手都被洛冰河压住,抽不出来捂住那枚坏事的印记,下意识猛一转头,唇角压住了那片光洁的额头。
   
  看上去……好像有点像在亲洛冰河的额头。不要在意这种细节,保命要紧!
   
  那只枯瘦伶仃、指甲里塞满污垢、还缠着几缕发丝的手颤颤悠悠探进石棺来,四下摸索着。
   
  这棺材内部空间狭窄,可棺肚深长,只要它继续保持这个摸索范围,还是碰不到棺底的两人。但这只手却分毫不知收敛,越探越深。沈清秋心跟着他越吊越高,眼看就快碰到洛冰河的背部,他一咬牙,抽出一只快被压麻的右手,在洛冰河背后找了一片还算完好的地方,按了下来。
   
  这么一按,洛冰河的上身和他彻底贴到了一起。原先还有缝隙可寻,现在,两个人几乎嵌成了一团,胸膛贴胸膛,小腹贴小腹。
   
  本来,小腹应该是人体最柔软的部位,沈清秋肚子却被洛冰河的小腹硌得慌,越往下压,越确信他肯定练了八块腹肌,硬得硌死人。
   
  那只手虽然在洛冰河背部上方毫厘之处停住了,却改了方向,另一侧摸去。
   
  眼看着又要摸到洛冰河小腿,沈清秋把心一横,把腿分开,让洛冰河左腿落入他双腿中间。
   
  已经把两人所占空间压缩到最小了,真的不能再小了!
   
  那只盲尸哆哆嗦嗦摸了半天,什么都没摸到,慢吞吞抽了出去。
   
  等到盲尸们咕噜咕噜不满地退出墓室,成群结队游荡得远了,沈清秋才松了口气。
   
  现在这个姿势太难看、太不堪入目了……要是有人伸头过来往里一看,保准觉得沈清秋牢牢抱着洛冰河不肯撒手,拼了命地在把他往怀里塞。
   
  他刚想扶着洛冰河坐起,墓室内忽然突兀地响起一个声音。
   
  “现在就放下心,未免为时过早了。”
   
  这声音苍老,语气嘲讽。沈清秋立即抓起修雅剑,翻了个身,把洛冰河压在下面,自己坐起,横剑在前,全神戒备:“谁!”
   
  盲尸群早已远去,这墓室空荡荡的,只有满屋冷冰冰的石棺。
   
  ……别告诉他是哪具棺材里的又诈尸了!他刚才看过了,差不多全是干货啊!
   
  那声音又道:“老夫若不想让你看到,你即便翻过整个圣陵,也别想看到。”
   
  听了两句,沈清秋发觉,这声音很熟悉,他绝对在哪里听过。而且不只一句。
   
  灵光一闪,他把剑插回鞘中,道:“既然是梦魔前辈,也不必装神弄鬼了。”
   
  话音刚落,一个老者蓦地出现在墓室中央,衣着华贵,目如鹰隼。
   
  他盘坐在一具石棺上,傲然俯视沈清秋:“你倒也还记得老夫。”
   
  沈清秋道:“自然记得。梦魔前辈既然出现在我面前,那我现在一定是在做梦了。”
   
  梦魔之前一只能以一团黑雾的形象出现在梦境中,现在却可以化出人形了。看来借洛冰河的躯体恢复得很不错。
   
  见来者是他,沈清秋反倒放了心。梦魔是绝对站在洛冰河这一方的,他既然出现,至少不会害洛冰河。
   
  梦魔哼道:“可你二人眼下困境,却不是在做梦。”
   
  沈清秋道:“能否请梦魔前辈相助,进入洛冰河梦境中,将他唤醒?”
   
  梦魔道:“唤不醒。”
   
  沈清秋诧异:“为什么?”难道洛冰河的脑子已经烧坏了?
   
  梦魔淡淡地道:“进不去。这小子现在元神混沌,一片虚无,迷雾重重,堕梦不醒。老夫以往只在两种人的梦境中遇到过这种情况。其中一种,是重病临危之人。”
   
  看来不是要讲什么好话。沈清秋耐心问道:“第二种?”
   
  “痴傻之人。”
   
  沈清秋握着修雅剑的手紧了紧。
   
  梦魔自顾自道:“也是这小子活该。过往五年,白日耗费精气神招魂,夜里胡乱残杀自己的梦境造物。老夫早就教导过他,这么做无异于自毁元神,他不理会。迟早会有这么一天。近七天为保存你肉身,灵力耗损,那魔剑更伺机作乱。何况他还硬闯圣陵,和本族历代天赋最高的天魔血系传人正面对上。”
   
  沈清秋喉咙发干,回头看了一眼躺在石棺中不省人事的洛冰河,道:“……前辈也没办法唤醒他?”
   
  “束手无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