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书自救指南 > 第50章 三观尽碎

第50章 三观尽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柳清歌道:“你干了什么?”
   
  他真是永远也忘不了刚才那一幕,乘鸾剑斩破入口后,室内空荡荡的,只有坐化台上帷幔之间有人影交叠。
   
  柳清歌知道洛冰河肯定在里面,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在里面的,不止他一个!
   
  洛冰河挑了挑眉,把左手那具软绵绵的身体往怀里带了带,道:“你说我干了什么?”
   
  沈清秋都要给他跪了。
   
  两个人,或说一个活人和一个死人,衣不遮体地从一个类似于床的地方上滚下来搂作一团——怎么看也不像干了什么好事!!!
   
  柳清歌一语不发,乘鸾刺出。心魔剑仍未完全出鞘,洛冰河只用剑鞘就挡住了乘鸾锋芒。剑气凌人,他微一侧身,挡住凛冽的剑气,把手中躯体护在身后,脸现怒色。
   
  柳清歌也发觉,在这么狭窄的室内出动乘鸾,一个不小心,锐利的剑气就有可能损及那具尸体,立刻召剑回鞘,开始和洛冰河对拼起灵力。
   
  翻滚厮斗间,那具身体的衣服松松垮垮,彻底滑到腰间,洛冰河的手掌心直接贴着那白皙的皮肉。
   
  柳清歌双眼布满血丝,道:“畜生,他好歹是你师父!”
   
  洛冰河从容道:“若是旁人,你以为我会这么做?”
   
  一旁围成数圈的幻花宫弟子皆是呆若木鸡,弄不明白现状。洛冰河也不去理会,一心应对柳清歌。两人身体四周空气中灵力如同煮沸的水一般翻滚四射,脸上神情一个比一个可怖,根本没人敢再踏进幻花阁内,生怕殃及鱼池。
   
  沈清秋倒是不怕殃及。他只是单纯地无法直视而已。
   
  ……太重口了。太尼玛重口了!
   
  给他月球表面般坑坑洼洼的脑洞也从没想过有一天他自己会成为这种重口play里的主角之一!
   
  洛冰河怀里抱的那个……的确是死了的对吧?!
   
  绝对没错吧,因为自爆的就是沈清秋自己啊!那是他的尸体好吗?!?!
   
  这已经不是西斯空寂的问题了,不用细思都让人不能接受啊!!!
   
  虽然无法直视,可他还没忘记,自己回来的原因,是为了帮柳清歌。
   
  帮柳清歌就是帮他自己(的尸体)!
   
  沈清秋闪身至柳清歌身后。后者一警,本以为是偷袭者,冷笑一声,预备用灵力震开,然而一只手贴上他背后,一股虽缓却坚定有力的灵流灌入他灵脉之中。
   
  这感觉莫名有些熟悉。
   
  柳清歌这边得了助力,洛冰河稍稍被压制住。他不敢大意,微微侧首,眼角只能看清身后之人一团模糊的脸部,似乎用东西遮住了面孔。柳清歌低声道:“是谁?”
   
  沈清秋不答话,手中加力。两道强劲无比的灵力汇成一流,洛冰河虽生生扛住了,可这股攻击性的灵力会顺着他的身体、传到他手中所抱的躯壳上。他能化解,死人却不能化解,如不放手,多半这身体会被灵力震得七窍爆裂。洛冰河不愿损伤尸体,只得撒了手。那身体旋即被沸腾的灵力场弹开,飞了出去。
   
  洛冰河脱手之后,视线也牢牢粘在那身体之上,脸上神色无奈又不甘心。沈清秋见他这幅表情,忽然略感不忍心。用这办法逼他放手,有点像在欺负他。
   
  有几名弟子不知轻重要去动,洛冰河喝道:“别碰!”远远挥袖,那边惨叫一片。沈清秋撤去加在柳清歌背后的灵力,脚底一点,飞跃上前,把那具身体接了个满怀。
   
  自己抱着自己的尸体,这感觉……真不是一般的奇怪。
   
  沈清秋粗略看了看,他以前的肉身居然还气色红润得很,四肢柔软与活人无异,只是双目紧闭,仿佛沉沉睡去。
   
  自爆身亡者灵力散尽,体内不会存留修为来助尸身不腐,而且死亡时间已逾五年,单是用冰来保存,做不到这样的程度。躯体上不闻草药味,应该也不是进行了化学药物处理。不知道洛冰河用了什么方法,才能保存得完美如斯。
   
  沈清秋闪过一道劈山裂石的暴击,一抬头,洛冰河正死死盯着他,满面狰狞之色。沈清秋这才发现,这具身体上身的衣衫已尽数滑落,赤【裸裸被他抱在怀里,又摸又看,怎么瞧都是一个极其……不健康的画面。
   
  他忙拉了拉尸身的衣服,往柳清歌那边一送:“接住!”
   
  洛冰河要去夺,却被沈清秋缠住了。沈清秋原本担心洛冰河催动天魔血蛊,可不知道他是急疯了还是杀昏了头,居然没想到要发动这一王牌。柳清歌一手接住那具身体,另一手轻松击退涌上来的幻花宫弟子。这尸体被他们抛来抛去,上衣算是彻底裂了,柳清歌一入手,只觉得掌心贴上了一段光滑皮肤,又凉又细,触手之地仿佛有细微电流爬过,浑身一僵,搂哪里都像不适合,险些把人又推回去。好在他终是忍住了这冲动,一脱外袍,白衣飞展如羽翼,把怀中身体一裹,乘鸾出鞘。
   
  洛冰河瞳孔变成赤色,沈清秋感觉那边传来的灵力暴涨。
   
  整个幻花阁,仿佛一个密封的盒子,盒子中放了一颗炸弹,炸弹炸开,四壁轰然倒塌。
   
  伴随着飞沙走石一齐落出的,还有两样东西,撞在地上发出金石之响。
   
  沈清秋定睛一看,居然是两把剑。
   
  正阳,修雅。
   
  这两把本该断为数截的残剑,不知用什么方法被修好了,系在一起,安置在幻花阁中,随着阁室崩塌,这才重见天日。
   
  再见到这两把剑,沈清秋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看向洛冰河。
   
  他原本就衣衫不整,这一波轰炸过后,明晰的锁骨和胸膛都露了出来,临近心脏之处,爬着一道形状狰狞的剑伤。
   
  洛冰河的自我修复能力极强,即便砍掉手脚,他也能无缝对接回来,甚至可以重新长出来。除非他自己刻意不去治愈,否则他身体上没有不能痊愈无痕的伤口。
   
  沈清秋被他陡然暴起的灵力震得内脏几乎移位,冲柳清歌喝道:“走!”
   
  感觉他自从到了这边,经常做断后的那一个啊?!都要被自己的舍己为人感动了!柳清歌看他一眼,果然毫不拖泥带水,说走就走,挟着那身体飞身上剑,电光般风驰电掣而出。
   
  洛冰河眼睁睁看着柳清歌挟着沈清秋尸身离去,脸上出现了刹那的空白。
   
  他呆呆站在原地,连还击都忘了,像是个孩子被人夺去了视作全世界、最心爱的事物,一副天都要塌下来了的模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