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书自救指南 > 第43章 主角卒,全剧终

第43章 主角卒,全剧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43章主角卒全剧终
  
  那名弟子乍一看之下,其实很平凡。混在一堆幻花宫弟子之中,畏畏缩缩,眼神闪躲。
  沈清秋之所以注意到他,是因为他脸上是一种颜色,脖子是一块颜色,左手和右手,又是两种不同的颜色。而且,既不拔剑,也不作怒目相对状,只是不住地在幻花宫弟子间埋头擦来撞去,浑似个伺机行窃的扒手。
  在沈清秋的认知里,只有一种人会是这种举止。
  明帆焦灼道:“小师妹!师妹你怎么了?”
  宁婴婴愣了半晌,仿佛被打傻了,这时才终于反应过来,挺剑回击。沈清秋见旁边有一只老猫正懒洋洋蜷着尾巴晒太阳舔毛,一把提起,朝酒肆中扔去。
  老猫受惊,一声尖叫,在两拨人间窜来窜去,沈清秋低着头喊了一句“黑子别跑!”就插身进去。莫名其妙钻进来一个人,双方都怔了一怔。宁婴婴怕伤及无辜,下手略略迟疑。小宫主却不管那么多,捡回了鞭子该怎么打还怎么打。沈清秋一边追着那只老猫满堂乱跑,一边口里乱喊,“小花”“灰灰”一堆乱七八糟的名字都安到那只猫头上。混战之中,宁婴婴明明束手束脚不敢乱出招,却总感觉一会儿胳膊肘被人托了一把,一会儿肩膀给人推了一掌,长剑几乎不用她操纵就舞得精光乱闪。忽然,“啪啪”两声,响亮至极,小宫主捂着脸,呆若木鸡,僵住了。
  两拨人全都看见刚才宁婴婴手臂挥舞,左右开弓甩了她两耳光,这时不约而同停了战。
  明帆喝彩道:“师妹,打得好!”
  宁婴婴弱弱地道:“……不,其实……不是我……”
  明帆鼓励道:“不要怕,打了就打了!谁都知道,是她先动手的。我们苍穹山派清静峰,还怕了个幻花宫不成?”
  宁婴婴:“不,真不是我……”
  明帆:“清静峰的弟子挨了打,绝对要双倍奉还!”
  沈清秋心中喝彩:明帆这孩子真是太有前途了,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小宫主眼里泪光闪烁,沈清秋钻入了幻花宫弟子丛中,终于逮住了那只嗷嗷直惨叫的老猫,一边顺毛一边安慰道:“乖,捉着你啦。不怕哈。”
  就算再怎么蠢,也该看出来不对劲了。
  小宫主捧着脸,怨气冲天盯着他:“喂!你究竟是什么人?胆敢这样戏弄于我?”
  幻花宫众弟子将他团团围住,喝道:“宫主在问你!”
  沈清秋弯腰放走了那只猫,直起身子,指向那名缩在最后、鬼鬼祟祟的弟子,道:“你们为什么不问问,他究竟是谁?”
  众人目光立刻聚焦那人身上。
  小宫主原本只是眼角一扫,谁知越看越不对劲,也暂时顾不得沈清秋了,转过头去,狐疑道:“……你是谁?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你?”她又转向属下:“你们呢?谁认识他?”
  那弟子见势不好,大叫一声,众人纷纷调转矛头,对向他。沈清秋提气喝道:“别靠近他!”手中拈了另一枚青叶,翻腕弹去。
  这次不止是宁婴婴,明帆见到这叶片去势,也愣住了。青叶挟灵光剑气破空而去,刮破那弟子外服,露出里面的皮肉来。
  这下,所有人神色都有如见鬼一般,连连退避,有些更是直接跳出了酒肆。
  猩红色的皮肤!
  正合了沈清秋方才的猜测,在他的认知里,只有一种人会是这种举止。
  伪装成普通人的撒种人。
  他只有露在外面的部分涂成了常人肤色,其他地方却没做处理,此时暴露出来,干脆破罐子破摔,满眼血丝,往前冲去,似乎要见谁搂谁。这些弟子多是年轻之辈,这种怪物只听过没见过,真的出现在眼前,个个魂飞天外。沈清秋见那撒种人就快扑到清静峰一名弟子身上,闪身在前,当胸一脚,踹得这东西砸飞两张桌子,外加鲜血狂喷。
  沈清秋回头喝道:“还不走!”
  宁婴婴却又哭又笑缠上来:“师尊,是师尊么?”
  不是吧我胡子贴成这样你都认得出来?虽然有那么一点点小感动,但是这种时候不果断走反而留下来并且叫出了他的身份——果然还是有点智硬!
  眼看那撒种人又顽强不屈地扑过来,沈清秋一手春天般温暖地把宁婴婴送了出去,一手冬天般严寒地朝敌人弹出一个火诀。
  没弹中。
  不对,是没弹出来!
  沈清秋觉得潜伏在身体中多年的凌霄血又喉咙里在蠢蠢欲动了。
  无可解这个就喜欢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的毒药真是够了!
  一连打了好几个响指,一点火星子都没弹出来一个,就像个没油的打火机,咔嚓咔擦,硬是擦不出火花。
  沈清秋正气急败坏,撒种人已经扑上来抱住了他的大腿。
  沈清秋:“……”
  他下意识举起那只多灾多难的右手。果然,三颗红斑正欢快地生根发芽。
  不公平!为什么每次传染他就这么快!
  也许是有了悲愤作为导火索,最后一个响指,终于在指间噌的燃起一团暴起的烈焰。沈清秋踢飞抱住他大腿的撒种人,熊熊燃烧的一团火掌劈下去!
  撒种人的身躯被湮没在火光和惨叫声中。宁婴婴和明帆眼泪汪汪地一左一右夹上来:“师尊!”
  现在伪装也没啥意义了,沈清秋伸手在脸上一阵乱抹乱抓,恢复了原貌,道:“有没有人受染的?”然后语重心长地说出了他一直很想对别人讲的台词:“赶紧吃药,药不能停!”
  一男一女在他耳边一高一低地哭:“师尊,可算找到你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沈清秋还没回话,忽然感觉背脊一寒,推开两个徒弟,修雅剑从衣服中斥出,铛的一声,格住了小宫主的精铁鞭。
  如果说刚才与清静峰的口角里,小宫主还算只是一时气愤,这次出手,就是真的动了杀心。一柄短鞭在她手里使得如刀劈斧砍。
  沈清秋又问了一个他老早就想问的问题:“你发什么疯?”
  小宫主满脸泪水,大哭大喊道:“你这贼奸人纳命来!还我师兄师姐的命来!”
  沈清秋先还以为又是在哭仙盟大会幻花宫那些死伤的弟子们,谁知下一句,小宫主尖叫道:“你杀了公仪师兄,我杀了你!”
  沈清秋灵流在指尖旋转,两根手指夹住她鞭梢。
  他错愕至极:“你说什么?公仪萧死了?什么时候的事?谁干的?”
  就算在原作里面,公仪萧最惨也只不过是被发配到幻花宫在偏远地区的分部打酱油去了啊?!
  小宫主道:“谁干的?那要问你!”
  幻花宫弟子呼啦一下全围了过来:“贼人,为水牢的守阵师兄师姐们报仇雪恨!”
  沈清秋心中发凉。水牢守阵弟子,恐怕人数将近百人,难道一个不漏全被杀光了?
  宁婴婴怒道:“跟你这臭丫头怎么也说不清,没看见师尊也不知道这件事吗?”清静峰弟子登时也加入了混战。
  沈清秋看刀剑无眼,再让他们这么斗下去也没有意义,来不及细想,翻身跃出酒肆,轻飘飘扔下一句:“出来!”
  果然,两方都顾不上互斗,追着他争先恐后挤了出来。
  一站到大街上,沈清秋就无语了。整条街上,一大排服色各异的修士们正严阵以待。
  毕竟酒肆里刚才闹得动静那么大,不被吸引过来也不太科学是吧……
  沈清秋脚底一点,飞身上瓦,稳稳立在飞檐之上,深吸一口气,丹田发声:“柳——清——歌!”
  有人御剑而起,怒斥道:“沈清秋,你好歹毒的心,故意逃到此地,把诸派的人手都引过来,为的就是勾结魔族、在这里一网打尽,重演仙盟大会当初的惨剧?”
  反正现在就是什么帽子往他头上扣都不嫌多对吧?!沈清秋定睛一瞧,这不是刚才被他支使去撕衣服的那个什么……霸气宗的头头吗?正想跟他沟通一下,东边传来剑气锐啸,一人白衣御剑,风驰电掣而至。气势太过凌厉,无端带起一阵罡风,直把这人从自己剑上掀了下去。
  柳清歌稳稳踏在乘鸾剑上,道:“何事?”
  太可靠了柳巨巨!
  沈清秋诚恳道:“带我飞。”
  柳清歌:“……”
  沈清秋道:“我毒性又发作了,提不起气御剑。勉强御剑,只有从高空栽下来。”
  柳清歌叹了口气,道:“上来。”
  底下围观众人斥责不休,什么“苍穹山派藏污纳垢”、“百战峰清静峰同流合污”,两人权当听不见。乘鸾剑一天冲天,耳边风声猎猎,将身后御剑数十余人都远远甩下。
  柳清歌道:“去哪儿?”
  沈清秋道:“我得去城里最高的建筑的檐上。待会儿劳烦你帮我挡一挡这些人。”
  柳清歌道:“你究竟怎么回事?入水牢也是你,逃水牢也是你。”
  沈清秋道:“……没事儿,就是闲的。”
  突然,柳清歌喝道:“跳。”
  沈清秋:“啥?还没到呢。”
  柳清歌:“有东西在朝这边过来。”
  沈清秋二话不说,立马就跳,伏身定在一处屋檐上,柳清歌御剑在半空来了个眼花缭乱的倒连翻,刹住了冲劲极强的乘鸾,凝神望向某处。沈清秋也跟着他去看。
  却听身后传来一声嗤笑:“在看哪里?”
  沈清秋险些当场一个趔趄。
  那句“你等着!”,居然不是说说而已。
  也对,洛冰河什么时候是“说说而已”的人过?
  居然冒着被心魔剑反噬的风险也要来擒拿他……这是何等深重的怨念!
  洛冰河看上去彷如一尊内里裹着滔天怒火的冰雕,一点就开炸,一沾就结冰。
  他死死盯着两人,朝沈清秋缓缓伸出一只手,道:“跟我走。”
  沈清秋轻声道:“公仪萧死了。”
  洛冰河身体一僵。
  沈清秋继续道:“幻花宫水牢的守阵弟子也死了。”
  洛冰河瞳孔中似乎有赤色一闪而过。
  他冷冷地道:“反正我说什么你也是不会信的。废话少提,再问一次,你到底过不过来?”
  他执拗地不肯收回那只手。沈清秋还未回答,四面忽然空降十余人,御剑将他们团团包围在飞檐之上,为首的又是那名霸气宗的男子。他这次下盘微沉,似在剑上扎了个马步,防止又被掀下去,嚷嚷道:“沈清秋是我们的,其他人谁也别想动。交给我们霸气……”
  洛冰河猛地侧首,喝道:“滚!”
  他连剑都没从剑鞘拔出,周身却迸发出一层强劲的灵流,在场众人耳内仿佛有哨声尖鸣,这回,数十余人无一例外,连人带剑都被掀翻到数丈开外。
  霸气宗弟子们遇上了真正霸道蛮横的气势,全军覆没。余下观望者无不悚然。
  这黑衣青年修为如此了得,之前为何极少听说他名号?
  柳清歌一推沈清秋:“走!做你要做的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